丹凤县 瑞丽市 抚顺市 南木林县 无棣县 咸阳市 象州县 嘉定区 康保县 陈巴尔虎旗 民和 涪陵区 金川县 台湾省 建湖县 浦县
马关县 武汉市 新安县 紫金县 梓潼县 望城县 平阴县 抚远县 孟村 东丽区 炎陵县 武清区 沁阳市 巴青县 株洲市 颍上县 鄂托克前旗 普宁市 金坛市 泸西县 江津市 柘荣县
新华网 正文
消费范雨素,请手下留情
2017-04-27 08:52:35 来源: 钱江晚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文字的魅力,语言的能量,经由网络作为载体,仅仅一天就创造了奇迹,它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叫范雨素的女人,闪闪发亮。

  这是一个苦女人,现年44岁,12岁时辍学,湖北襄阳人,目前在京城做家政女工。她原本只想挣点儿稿费尽可能扩充扩充自己的收入,然而她写的《我是范雨素》突然火爆之后,已经有两家出版社连夜打电话找她出书,为了接待来访者,她不得不专门请了一天假。而之前,她不是一只枝头的凤凰,只是一个小时工,是一位单身母亲,“三天两头不干了”,或许意味着家里要揭不开锅了,毕竟出版书籍改变生活现在看来只是浮光泡影,而她也“不相信文字能改变生活,习惯了靠苦力谋生”,所以她希望这个事情尽快过去,让自己能过回家政女工的生活。昨天的最新消息说,她已躲进了山中偏僻之地,不见任何人了。

  可到了这个地步,恐怕由不得她了。她的万字长文,开头就写道:“我的生命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命运把我装订得极为拙劣。”源自席慕蓉比兴手法开头,势如破竹,迅速突破10W+阅读量,真可谓:炮仗一声响彻夜空。很多读者含泪读完长文,在评论区纷纷留言,不吝赞美:“思想性和文学性俱佳的好作品,底层留存的诗意。”还有不少人惊叹,范雨素写作是“老天爷赏饭吃”,落笔成文,活脱脱的天赋党。

  毫无疑问,范雨素是有天赋和才华的,她辍学,四处流浪,不幸的婚姻,北漂做育儿嫂……人生经历坎坷,但并不狗血。她的母亲和兄弟姐妹,一桩桩一件件,所有的人生际遇,都是底层农民的生活样本。目睹社会不公,遭受白眼和讥讽,生活步步艰辛,她没有认命,在远离喧嚣的城中村,她追寻自己的文学梦,灵魂在笔端的一刻是自由的,这种质朴的自由打动人心,使我们在读着她不动声色的文字时,望见了自己的影子,心头忽然地一热。

  小人物质朴和坚忍品格被放大,诗和远方似乎从未如此近过。可是困顿的生活呢?范雨素的文字活着,而且感动了很多人,可是她的现实如此沉重,仍然封闭自己,说自己是一个底层的弱者,笃信命运,“我不相信文字可以改变生活”。这何尝不是一个生于农村的打工者的切身之痛!她深深地知道,在另一阶层人的眼里,他们是不一样的存在,麻雀终究还是麻雀,是不能和老鹰一样傲视长空的。

  现在,舆论纷纷把范雨素和余秀华放在一起比对,美其名曰“诗有余秀华,文有范雨素”。是啊,原来只发现余秀华一个农村底层出身而有文学特长的中年女人,现在有了范雨素,就说她是“余秀华第二”。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比较,缺少尊重,况且本身就不是一样的体裁,好比“北乔峰,南慕容”,虽然慕容会的武功多,然而功夫高低与乔峰是完全无法比较的,双方强在不同的方面。只是舆论消费需要的一个话题设置,这恰恰泄露出,范雨素成了一个贴上了“底层”标签的人物,如果没有了这个标签,我们将会在评判范雨素的文学和诗意时多给出多少的感情分?

  范雨素的自传写得好,这是一个事实。但实际上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预期。她12岁辍学,现在是一个育儿嫂,以为她至多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的水平。谁知道她文笔老到,人物真实鲜活,情节铺陈得不着痕迹,居然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另一方面,我们对她所在的底层生活不熟悉,使我们有一种探究的心理,范雨素的故事,满足了我们站在此岸对彼岸的想象。我们疯狂为她描述的生活点赞,却并不代表有人愿意过她的生活。我们对文学的态度其实是轻薄的消费行为,和我们轻薄的赞赏如出一辙。

  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本书。在范雨素的内心,“所谓的高层,底层都是同一个灵魂。”她读了很多书,应该是一个内心富庶的人。如果这一次,因文字带来的喧哗和骚动,可以改变她的命运,过上物质丰裕精神富足更有尊严的生活,我们祝福她,毕竟这不是坏事,她终于能够振翅高飞,鹰击长空了。(陈江)

+1
【纠错】 责任编辑: 年巍
相关新闻
  • “诗意的栖居”不仅对范雨素很重要
    范雨素对媒体说,被追捧是“一场生命中偶遇的沙尘暴”,“尘嚣过后她还是那个默默前行的体力劳动者”。
    2017-04-27 07:49:36
  • 迪伦获奖:诗歌的终结还是回归
    这些天大家都在谈论鲍勃·迪伦,原因是诺贝尔文学奖砸中了这个75岁的唱歌老头。您要真有闲情,不妨探究另一个问题:迪伦斩获诺贝尔奖,究竟是表明了诗歌的终结,还是重回了原初的轨迹?
    2016-10-18 19:59:22
  • 工人诗歌:用最高级语言发出的底层之声
    聽 聽 聽 聽从当今的工人诗歌中,我们看到了主体性的苏醒,看到个体经验不无悲怆的表达。他们把自己的歌哭提炼成诗,我手写我口,已不再需要代言者捉笔操刀聽 聽 聽 聽读到《当代工人诗歌:吟诵中国深处的故事》 ( 2月6日《新华每日电讯》 )等报道之后,我才意识到当今有那么多工人在写诗。这种话语是对中国诗歌界的重要提醒,也是当代诗歌的希望所在。
    2015-02-10 16:26:53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下水
    我国第二艘航空母舰下水
    2017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智能工厂”创造价值
    2017年汉诺威工业博览会:“智能工厂”创造价值
    和死神赛跑的人们这样打磨“金刚钻”
    和死神赛跑的人们这样打磨“金刚钻”
    “飞豹”起飞三连拍 跟着战机心飞翔
    “飞豹”起飞三连拍 跟着战机心飞翔
    010020060700000000000000011101111120881123